人生这趟列车上,我们都是过客

人生这趟列车上,我们都是过客

[hermit auto="0" loop="0" unexpand="1" fullheight="0"]remote#:26[/hermit]

《在沪蓉高速公路》

作者:毛子

一辆长途大巴上,我把自己
塞进耳机里
一个沙哑的女声优,在读
一首外国诗
诗中回忆少年时,他离开出生的小城
搭上一艘蒸汽轮船
去了远方。但多年后
他开始怀念码头上
挥手的人
当你从太空中朝下打量
你能看见,公路上
快速移动的我
但你看不到那段朗读,那首诗歌
它们也在移动,也随大巴拐过弯道
进入又穿过
一个又一个隧洞
真的很奇妙。狭小的车厢里
迴圈着一个更大的空间,更大的存在
就像中途下车的人
带走了另一种生活
就像物理学家所说:在宇宙之外
还有平行的宇宙
选自《我的乡愁和你们不同》,长江文艺出版社
注:“迴圈”原文为“循环”,朗读者根据朗读习惯略有改动

诗享
Poetry Rview

人们常把生命比作一趟单向列车,前面是未来,后面是过去。

列车匀速行驶,窗外不断闪过单调的景致,车内的人来来往往,短暂的相逢里,枯燥的长途旅行也由此变得丰富了。

在这首《在沪蓉高速公路》里,有“我”,有来自不同地方的旅客,还有读诗的女声优。他们构成一个个独立的世界。

就像诗人陈先发所说的,“在这首诗由隧洞、长途大巴、高速公路构成的即时空间中,悬置着另一首诗中由蒸汽轮船、码头、异域小城构成的‘内空间’,那是一个被相像与被设置的‘器中器’。”

中途,大巴在不同的站点停靠,有人上车,有人下车。上车的人,带来一种生活;下车的人,“带走了另一种生活”。于是,“狭小的车厢里/循环着一个更大的空间,更大的存在”。

如果我们按照诗人说的,从太空往下打量,就会看见,列车的起点和终点早已确定,中间的运行轨道,就是我们的一生。

这是既定的事实。然而这趟旅途中,也有不可预知的部分,比如沿途的风景和经历,比如列车的运行轨迹:何时停留,在哪儿停留,临时如何调整路线……

生命的长度有限,但至少,我们可以扩展它的宽度。

本文来源为你读诗,经授权后由俞磊发布,观点不代表Big部落的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