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- 文章资讯 - 美文267

二级分类

  • 钱钟书:吃饭

    钱钟书:吃饭

    美文
   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,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,其实往往是附属品。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,正如讨阔佬的小姐,宗旨倒并不在女人。这种主权旁移,包含着一个转了弯的、…
  • 马德:活成不喜欢的模样才悲凉

    马德:活成不喜欢的模样才悲凉

    美文
    一个人,不能活得太懦弱,把所有的亏都吃尽,也不能活到太狠,把所有的便宜都占尽。 亏吃久了,会有惯性。不是你这里,而是别人觉得你就该吃亏。便宜占绝了,也会…
  • 余华: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

    余华: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

    美文
    北京男孩和西北女孩,这两个生活在同样时代里的孩子,他们梦想之间的差距,让人恍惚觉得一个生活在今天的欧洲,另一个生活在四百多年前的欧洲。 三十多年前,也就…
  • 朱德:回忆我的母亲

    朱德:回忆我的母亲

    美文
    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,我很悲痛。我爱我母亲,特别是她勤劳一生,很多事情是值得我永远回忆的。 我家是佃农。祖籍广东韶关,客籍人,在“湖广填四川”时迁移四川仪…
  • 欧亨利:麦琪的礼物

    欧亨利:麦琪的礼物

    美文
    一块八毛七分钱。全在这儿了。其中六毛钱还是铜子儿凑起来的。这些铜子儿是每次一个、两个向杂货铺、菜贩和肉店老板那儿死乞白赖地硬扣下来的;人家虽然没有明说,…
  • 鲁迅:药

    鲁迅:药

    美文
    一 秋天的后半夜,月亮下去了,太阳还没有出,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;除了夜游的东西,什么都睡着。华老栓忽然坐起身,擦着火柴,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,茶馆的两间屋…
  • 冯骥才:老夫老妻

    冯骥才:老夫老妻

    美文
    他俩又吵架了。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妻,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。大大小小的架,谁也记不得吵了多少次。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热闹,最多不过两小时就能和好。他俩仿佛…
  • 村上春树:猫的冷酷与智慧

    村上春树:猫的冷酷与智慧

    美文
    猫灵巧而睿智,深谙与人共生之道,狗可没那么聪明——我 这么说,恐怕会遭到爱狗者的批判吧? 看到陌生人就叫,这是狗的天性,但猫不是。猫以是否合自己的心意为…
  • 毕淑敏:失去四肢的泳者

    毕淑敏:失去四肢的泳者

    美文
    一位外国女孩,给我讲了一个故事—— 举行残疾人运动会,报名的时候,来了一个失去却了双腿的人,说他要参加游泳比赛。登记小姐很小心地问他在水里将怎样游,失却…
  • 汪曾祺:捡烂纸的老头

    汪曾祺:捡烂纸的老头

    美文
    烤肉刘早就不卖烤肉了,不过虎坊桥一带的人都还叫它烤肉刘。 这是一家平民化的回民馆子,地方不小,东西实惠,卖大锅菜。炒辣豆腐,炒豆角,炒蒜苗,炒洋白菜。比…
  • 冯骥才:大回

    冯骥才:大回

    美文
    大回姓回,人高马大,手大脚大嘴大耳朵大,人叫他大回。 叫惯了大回,反倒没人知道他的名字。 大回是能人,专攻垂钓。手里一根竹竿子,就是钓鱼竿;一个使针敲成…
  • 加缪:不贞的妻子

    加缪:不贞的妻子

    美文
    长途汽车的车窗是关着的,但是有一只瘦小的苍蝇在里面飞来飞去已有一会工夫了。它无声地、费力地飞着,显得特别不合时令。雅妮娜看不见它了,后来又看到它落在她丈…
  • 毕飞宇:枸杞子

    毕飞宇:枸杞子

    美文
    勘探船进村的那个夏季,父亲从城里带回了那把手电。手电的金属外壳镀了镍,看上去和摸起来一样冰凉。父亲进城以前采了两筐枸杞子,他用它们换回了那把锃亮的东西。…
  • 杨绛:我们仨的朋友

    杨绛:我们仨的朋友

    美文
    钱锺书最欣赏Monika的翻译。他的小说有多种译文,唯独德译本有作者序,可见作者和译者的交情,他们成了好朋友。她写的中文信幽默又风趣,我和女儿都抢着看,…
  • 老舍:想北平

    老舍:想北平

    美文
    设若让我写一本小说,以北平作背景,我不至于害怕,因为我可以捡着我知道的写,而躲开我所不知道的。但要让我把北平一一道来,我没办法。北平的地方那么大,事情那…
  • 村上春树:遇上百分百女孩

    村上春树:遇上百分百女孩

    美文
   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,我在原宿后街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。 不讳地说,女孩算不得怎么漂亮,并无吸引人之处,衣着也不出众,脑后的头发执着地带有睡觉挤压…
  • 林语堂:我的愿望

    林语堂:我的愿望

    美文
    我要一间自己的书房,可以安心工作。并不要怎样清洁齐整,应有几分凌乱,七分庄严中带三分随便,住起来才舒服。天花板下,最好挂一盏佛庙的长明灯,入其室,稍有油…
  • 席慕蓉:在南下的火车上

    席慕蓉:在南下的火车上

    美文
    有时候,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,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,这个念头就是:——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,仅有的一件。 然后,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,一发而…
  • 严歌苓:青柠檬色的鸟

    严歌苓:青柠檬色的鸟

    美文
    二楼的屋盛了一年的空寂。是香豆去了留下的空寂。一直没人肯租那一间朝南的屋。每次来租屋的人都嫌屋里有气味。那是香豆在里面变老、脱发、偏瘫、最后咽气的味道。…